已知的报案数量显示
2020-08-24 09:20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由于此案案情复杂,涉案金额巨大、涉案受害人数众多,法官宣布,该案将择日宣判。

但是,对于法官提出,陈评向投资者所说的旗下有15家企业,其中10家都没有正式经营,该如何解释?陈评在庭上犹豫半天才回答,“很多公司都是已经办妥了各项手续,只等着海外的投资到位。”而海外的投资具体是哪里的,陈评则无清晰指明。

根据检察官的举证,已知的报案数量显示,从2007年至2012年间,南京有600余名市民受骗,徐州有2000余名市民受骗。“受骗人的年龄层几乎都在45到75岁之间,很多都是退休的老工人、老干部、老教师将自己的退休金大量的投给了陈评,案发后对这些老人带来了很大的痛苦和生活困难。”

当天,一位听庭的老人告诉记者,自己就是受害者,前前后后共投给陈评60余万,不少还是和亲戚朋友借来的,“当时,他们还带着我们去看工厂,说都是世界上最先进的技术,肯定赚钱,把我们哄的团团转,一次又一次的投钱。”

15日上午9点30分,南京陈评特大集资诈骗案在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二法庭开审。根据公诉机关指控,从2007年至2012年,陈评以工厂生产建设需要为由,通过虚构专利产品、夸大生产规模,谎称其拥有巨额外汇和军方背景、伪造银行存单等手段,以年息20-36%不等的高额利息作诱惑,在徐州、南京等地非法集资达10亿,受害人数千人,造成损失逾7亿。

陈评的“事业”,直到2011年7月其旗下一家工厂因环评问题被当地政府关闭之后,由于资金链断裂而暴露。其手下的集资业务员也相继被抓捕,并于2013年、2014年两次开庭审理涉案人员。

根据检方的调查,在中国人民银行的统计数据中显示,陈评等人在江苏省内数家银行的资金流水已经超过数百亿元,而目前所有账户余额仅为数万元。“由于流水资金数额巨大,金融办和银行本身要查清所有金额的流向非常困难。”该案检察官认为,陈评供述自己将账目弄丢,就是为了混淆视听,模糊资金流向,掩盖其生产经营仅是个幌子的诈骗行为。

而被告方律师则认为,陈评并无故意诈骗目的,其行为仅应是非法吸取公共存款罪。

在15日的庭审中,检察机关身后放着的该案案情卷宗几乎占满了整张桌子,多达数百卷。

被告人陈评在庭审的最后陈述中,只说了一句话,“我不认为我的罪有这么重。”

“我不认为我的罪有这么重。”15日,南京特大非法集资10亿元人民币案在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(下文简称南京中院)开庭审理,9个小时的庭审全程在南京中院官方网站“南京审判网”同步直播。让数千人受害、造成损失7亿的涉案主要被告人陈评在庭审的最后陈述中,并无认罪。该案将择日宣判。

法庭上,检方认为,根据供诉,陈评等人仅将集资获得巨额资金中的两成用于生产经营,其余八成用于返还利息和集资成本,据此可以认定陈评等人,在明知集资款不可能按照其承诺利息进行返还时,还持续哄骗投资者投入资金,其行为是非法集资诈骗罪。

被告人陈评,生于1956年,曾是江苏乾宇集团有限公司老板,旗下曾有江苏统博华泰电源公司、江苏乾统硅导体公司等7家公司。这些公司以2010年左右市场上最为火爆的蓄电池、硅晶体等高科技技术为卖点,甚至建成了两家实体工厂生产商品,让手下业务员邀请投资者前往参观,以增加投资者给其投钱的信心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dpowu.cn萍乡岩痛水泥股份有限公司 - www.dpowu.cn版权所有